在Clubhouse待了8分钟,我把B站股票全卖了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天下足球

作者 | 罗燕珊

一码难求、听后即焚,这个火出圈的在线聊天室到底有什么魔力?

Clubhouse,一款最近风靡全球、热议度爆表的语音社交应用。它已经成了不少互联网圈和投资圈人士茶余饭后的谈资,如果你是圈内人士,那么在朋友圈、微博或者知乎等平台上,应该免不了被这款产品“刷屏”——可能是 Clubhouse 的使用体验;可能是在“求码”、“求邀请”;又或者,在找同路人互相关注 Clubhouse 账号。

听后即焚的语音群聊

Clubhouse 的本质是在线语音群聊,上线不到一年,目前还比较“傲娇”:只有 iOS 而没有安卓版本,邀请制注册(每个号一般是 2 个邀请名额),功能非常简洁,所有人只能通过“建立房间”进行语音交流,不能打字,也不能发图或发视频,并且不能录播,相当于“听后即焚”。此外,国内用户在中国区 App Store 还不能下载。

Clubhouse 聊天室里面会有几种角色:主持人 / 管理员、嘉宾(speaker)、嘉宾关注(follow)的听众、其他听众。从产品功能上看,Clubhouse 称不上有多新颖,中国也有与 Clubhouse 相似且更早诞生的产品。

抛开产品本身,它突然大火跟“名人效应”不无关系。2 月 1 日,新晋世界首富马斯克(Elon Musk)在上面开房聊天,让 Clubhouse 火速出圈,引来大量新用户,还火到了中国,不得不说,马斯克是名副其实的带货网红。

无论是不是产品经理,不少用户都热衷于分享体验、评价或剖析 Clubhouse 的产品形态和逻辑。比起产品本身,它所引起的现象与广泛讨论也很有意思。

关于这款产品的前景,有人认为它火不过三天,也有人觉得它会是下一个爆款。有人放言国内即将出现大量同类型产品,它是风向标,还会带来更大的行业变化。但也有人嘲讽这是“硅谷精英的自嗨”,“一码难求”的邀请制如同现实世界里的“精英主义”。

此前在 eBay 上,一个 Clubhouse 邀请甚至被炒到 100 美元,闲鱼上也一度售价三四百元,不过目前价格已跌至百元内。为此,还有人专门成立了邀请码交流互助群。

知乎上“Clubhouse 这款社交软件为什么忽然这么火?”这一问题下,来自知乎达人 Feng 的高赞回答里提到,短期来说,Clubhouse 火的原因有三点:疫情红利、邀请制带来的优越感以及填补美国音频社交的空白。他认为 Clubhouse 很可能抢占播客市场,而长期发展来看,Clubhouse“可能遇到国内音频社交 App 同样的发展瓶颈,即如何控制社交质量和平衡匿名社交与实名社交。”

有人表示对该应用始终提不起兴趣,但也有用户表示对 Clubhouse“已中毒”并晒出“屏幕使用时间”截图,显示其在该应用上的一天使用时长已经接近 11 小时。另外,还有工程师 55 小时复刻出 Clubhouse 并在 GitHub 上开源。

声网是如何支持 Clubhouse 的?

无论如何,语音社交赛道确实因 Clubhouse 得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度关注。与此同时,Clubhouse 被曝其背后的实时音视频(Real-time Communication,简称 RTC)服务商是声网 Agora。声网的股价因此水涨船高,目前已经创下 99 美元 / 股的历史新高。

目前声网官方并未宣布与 Clubhouse 的合作关系,仅对外表示“关于 Clubhouse 不发表任何评论和看法。”

近日笔者在 Clubhouse 房间里参加了几场关于声网和 Clubhouse 的讨论,其中不乏声网员工的身影。

为什么是声网?声网的优势是什么?对于这类被频频问起的问题,聊天室里一位来自声网的工程师回应道:“从技术这方面来说主要是因为起步早。Tony(指 Agora 的创始人兼 CEO 赵斌),大家也知道,他是原来 YY 出身,本身在音视频行业就有一定的基础。声网从 2014 年开始做 RTC,但是像腾讯的 TRTC,还有阿里那些是这两年才开始做,储备上面肯定是声网的技术要雄厚一点,当然还有像机构这种,也是我们的友商了,他们也还蛮不错的。一些国内的 App 为了防止在‘一棵树上吊死’,都会用同时接入机构和声网,出故障的时候可以选另外一家来避免风险。对于我们来说,我们肯定要尽量避免给用户带来卡顿或类似的体验,防止我们的量被切给友商,这也是大家相互博弈的过程。

上述声网工程师还表示,目前行业竞争还比较激烈,不能说是声网完全占主导。“只不过现在因为只有声网上市,没有可以对标的标的,而且 Clubhouse 火起来,大家对声网会比较关注。我觉得这个行业本身的空间还是很大的,还有很多可以探索的方向。”

有人关心声网的成功之道,想了解声网创立之初如何找准自己的方向,对此,声网 Agora 合伙人 Tony Wang 介绍道:“其实最早期大家并没有那么多确定性,没有人知道音视频 7 年后会爆发,声网最早是赵斌找到的方向,然后我经人介绍认识了他,我们在某个周五的晚上聊了下,聊完之后,基本上一整个周末我就没睡着觉,因为我觉得这东西用的地方太多了。”

“但那时候硅谷也有很多声音说声网做的东西没用,因为 Google WebRTC 也出来了。以后的网络只会越来越好,4G、LTE、5G......‘你们这东西做出来根本就没有人会用。’然后我就在思考这是真的吗?后来我想,不对啊,我就从来没有见过一条高速公路不堵的,而这些高速公司造的时候肯定都做过计算。所以基本上我觉得大家对体验的需求是没有止境的。”Tony Wang 说道。

另外,有人提出,去年 Zoom 很火的时候曾陷入安全风波,并被指数据流“会经过位于中国的服务器”,声网作为一家中国公司,对于用户数据隐私的安全问题是怎么考虑的?

对此,Tony Wang 也做出了几点解释:首先声网严格遵守欧盟的 GDPR(通用数据保护条例 )和 HIPAA(《健康保险隐私及责任法案》),并不会记录任何个人身份信息,声网从一开始就服务全球客户,所以在这方面做得很仔细。

其次,声网是在美国起家,总部位于硅谷,上海也有研发中心。但他亦强调,声网其实是全球化的公司,并认为关于总部(headquarter)的说法已经过时了。全球化企业的关键在于全球实时网络,比如大家在利用互联网和声网所提供的服务进行实时互动,因此总部的说法将“将会越来越不存在”,更何况经过这一年半之后,因为疫情员工都更倾向于远程工作了,因此总部在哪其实并不重要。

在笔者参与的短短两三场讨论里,有宣称在这个房间待了 8 分钟、把全部持有的 bilibili 股票都卖了并打算换声网的,也有说自己“刚刚做空了一点声网”。还有人发现,知名风投机构 a16z 的老大 Marc Andreessen 短暂地进来了下又走了,“因为他发现都讲中文。”而 a16z,正是 Clubhouse 背后的主要资方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